现代奇趣

不当“瘾”奴隶‧成瘾防治科助戒毒

(吉隆坡讯)成瘾常是指精神强迫或过度的生心理依赖,如精神药物滥用(药品或毒品)、酒瘾、烟瘾、网瘾、赌瘾、性瘾、购物瘾等。上瘾固然容易,但是若要单独把一个瘾连根拔起,那谈何容易?这时,成瘾者或许得求助予成瘾防治科(Addiction Therapy),让戒瘾治疗师针对对方的成瘾阶段,拟定专业的激发性方

现代奇趣2020.06.14

不当“瘾”奴隶‧成瘾防治科助戒毒(吉隆坡讯)成瘾常是指精神强迫或过度的生心理依赖,如精神药物滥用(药品或毒品)、酒瘾、烟瘾、网瘾、赌瘾、性瘾、购物瘾等。上瘾固然容易,但是若要单独把一个瘾连根拔起,那谈何容易?这时,成瘾者或许得求助予成瘾防治科(Addiction Therapy),让戒瘾治疗师针对对方的成瘾阶段,拟定专业的激发性方案,帮助他们在戒瘾时坚强走下去。在戒瘾及心理治疗师克里斯士卡(Chris Sekar)的诊所内,有着不少毒品提炼展示品,这些都是吸毒者在成功摆脱毒品后转赠予他,除了作为纪念,也暗示着成瘾者已重获自由,从此不会再用到它。不过最引人注目的并不只是这些,而是贴在白板上的一张照片,上面写着“通缉犯”(Wanted)。克里斯指着照片内的人,说道:“这就是年轻时的我。”照片中的他蓄着一头乱髮,而且异常瘦削,与现在健壮的他天渊之别。尚未回过神来,他已抢先开闸,“我以前是一名瘾君子,那是30多年前的我。”冷不防被吓了一跳,这位拥有神学学士、心理学硕士及认证药物滥用辅导员(Certified Substance Abuse Counsellor,CSAC)资格的戒瘾专家,竟然有着10年的毒瘾“经验”,难道这是他走向成瘾防治科的原因?曾多次进出戒毒所“今年是我脱离毒海的31年纪念。我曾多次被送进戒毒所,但是出来后又再犯瘾,直至27岁那年,母亲透过朋友把我送进基督教创办的戒毒中心,我才从那里获得解脱。”他说得如此平静,想必说了太多次,抑或不必刻意提起这页年少不更事的阅历,“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攻读成瘾防治科,但是我的过去,绝对有助于我劝服成瘾者,尤其是吸毒者,帮助他们踢开害人不浅的毒瘾。”克里斯拥有6个兄弟姐妹,父亲在橡胶研究所觅得一份不错的工作,不过却是一名酗酒者,母亲为此而常常抓狂。14岁那一年,自他首次和香烟邂逅后,他的年少岁月注定要被糟蹋。因为染上了烟瘾,他被校方停学及鞭打,以示惩罚,但校方却没有把他逐出学校。后来,他从哥哥处学会了吸大麻,当时对那里的街坊来说,这是很普遍的现象,尤其是在嘛嘛档吸大麻,没甚幺大不了。中五那年,他那蹩脚的成绩,导致他无法顺利结业,更因为破坏公物,而被铐上警局成了少年罪犯。离开校园后,他以贩毒为生,还搞上了海洛因。直至有一天,父亲心脏病爆发逝世,母亲的生活更显艰难。于是他被送往公立戒毒所逾4个月,岂知出来后第一天,他就重犯了。第二次,他被送往巫师处,对方念念有词,说要把他体内的鬼魔驱走。作法完毕后,他毒瘾发作,他心里只想解瘾,结果破戒了。后来,母亲通过朋友,把他送进教会创办的戒毒中心,这是一个靠意志力来戒瘾的地方,没有任何药物辅助。他曾逃离这间戒毒中心,几天后他回来了,但过了几天,他又想逃走,还收拾好包袱。离开前,他突然获得神灵的呼唤。他跪地求见上帝,人生转捩点从此开始。上瘾可分3大类戒瘾治疗师克里斯解释,简单来说,只要是某样东西控制了你的生活,你无它不行,并已成为它的奴隶,那就可定义成上瘾。他说,上瘾可以化学药品及行为、合法及非法、功能及功能异常这3大组别来归类。“以功能及功能异常为例,前者是指犯了某个瘾的人,即使不去行使这个瘾,还是能工作读书;后者则是指若这个瘾没被行使,就无法工作读书。”他续说,抽烟一族在机舱内可以多个小时不抽烟,也不会有问题,此为功能性成瘾;吸毒者一早醒来,若没有吸毒,就无法履行接下来的任务,此为功能异常性成瘾。“当然,瘾可分为有形和无形物质的依赖,毒品、香烟及药物属于前者,称为化学药品成瘾,是一种生理依赖;赌瘾、性瘾等则属于后者,称为行为成瘾,是一种精神上的依赖。”性瘾者未必需索无度自高球名将老虎伍兹自称患上性瘾后,很多男人也以此来为自己的滥交行为而脱罪,性瘾这个词彙突然红了起来。克里斯披露,性瘾者不一定是对性需索无度,对某样东西自渎、偷窥、偷窃内衣裤、过度展露自己身材也是一种对性的依赖。他说,一般上性瘾常见于男性,只有爱展露性感部位者以女性居多,这一切与教育程度无关。“我曾治疗过一位男性瘾者,他和妻子都是专业人士,太太美丽动人,但是这个男人却爱浏览色情网页,并在电脑前自渎,当然这一切,太太都不知情。直至有一次,他被太太捉个正着。他就被逼前来寻求治疗,“他说,当太太有性需求时,他依旧会和太太行房,不过却没有满足感,反之对着色情纲页,他能从DIY中获得高潮。”他强调,93%前来叩门的成瘾者都不是志愿性,一般受到其他因素影响,如离婚、分手、被公司辞退等,只有3%是发自内心登门求助。攻读成瘾防治科须考获CSAC身为本地药物滥用辅导员组织SACCOM主席的克里斯披露,目前国内并没有独立的成瘾防治科如药物滥用辅导员(SAC)课程,任何欲攻读此科的人士,必须飞往美国考取备受认证的CSAC。“国内的成瘾防治科都是附属在心理辅导课程,难以‘脱围而出’。不过随着新加坡将于年杪引进CSAC后,大马人可以选择在邻国完成这项课程。”他说,课程的长短视报读者的学历及经验而定,如是否拥有专业文凭、学士、硕士或曾在戒毒领域工作。任何有意报读此课程的公众,可以联络克里斯本人。/良医‧报导:唐秀丽‧2011.10.07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
猜你喜欢